首页
 

非公有制经济动态

广东省“走出去”民营企业防控疫情资讯(第四期)

来源:联络部点击:时间:2020-04-03 07:20:26

编者按:截至 3 31日,全球已有203个国家和地区出现新冠肺炎病例,超过 60 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159个国家(地区)为防控疫情采取入境管制措施,部分国家或地区还采取了封国”“封城的措施,国际物流受影响严重。对此,广东省工商联联络部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梳理了国际疫情蔓延对全球零售行业的影响,同时对最近逐渐增加的进口商弃货、拒绝提货现象进行法律风险分析,并提出应对建议。

一、零售行业疫情影响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发展,零售行业首当其冲受到冲击,且范围不断扩大,强度不断增加。

首先,疫情将对零售商短期内经营造成不可避免的冲击Abercrombie&FitchAppleColumbiaSportswearPrimark等著名零售商均于近日开始在除中国以外的全球范围内关闭店铺或减少营业时间。短期内面临客流下降,员工闲置、库存积压、物流运力不足,经营陷入冰点。就细分行业而言,不同消费领域受到疫情的影响呈现出差异化特点。生鲜食品、医药等需求弹性较小的领域以及小家电、办公用品等居家物品领域在疫情期间受到冲击相对较温和。大家电、鞋服、家具等需求弹性较大的领域受到的冲击相对强烈。客流量本就下滑的购物中心在被迫关闭后面临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加。

其次,传统零售行业店铺租赁和人工费用等营业成本普遍较高在高度竞争环境下,近年来一些传统实体零售商为了转型线上高额举债,导致债务负担沉重。在现金流缺口持续扩大的情况下,如果企业无法寻求及时的融资渠道,将会存在信用评级下调、融资协议中止的情况,在债务偿还高峰和传统的现金流高峰季来临之前,陷入挣扎的企业可能会选择破产自救,从而导致拖欠风险向破产风险的加速转化。2019年美国零售业关店总数达9300家,2020年实体零售商倒闭的风险将更加严重,仅前三个月以来,全球范围内进入破产程序的零售企业包括FairwayMarketLucky'sMarketJeanwestColettebyColettePier1EarthFareBluestemLauraAshley等。

再次,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和金融市场不确定性显著加大中长期来看,自次贷危机以来,诸多欧美国家的总需求政策应对空间显著收窄,叠加近日国际油价冲击,股市动荡,与经济景气度高度正相关的消费领域面临巨大考验。企业内部层面,股市下跌将对经营管理决策造成显著影响,导致既定的融资计划推迟,投资计划搁浅。外部层面,个人资产缩水和通胀恶化同时挤压个人可支配收入,对于经济前景的悲观情绪也将影响消费者信心,供给和需求相互作用的结果将削弱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进而将长期依赖消费支撑的发达经济体拖入泥潭。

根据中国信保承保数据显示,20172018年行业风险处于较高水平,企业通过投保管控业务风险的意愿显著提高,承保的出口产品以日用消费品、通讯电子、家电产品为主,出险案件区域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为主,其中破产风险占比逐年提高,拖欠案件项下多涉及质量、交期、知识产权等纠纷问题。

风险分析

新冠疫情在国际蔓延已对各国经济造成一定影响,受预期需求下降的影响,进口商取消订单、弃货的情况正逐渐增加。通常而言,国际贸易中的部分国外进口商因为此前并未支付任何的货款,可能会选择在目的港弃货。为此,我们对国外客户弃货引发的法律关系与法律后果进行了分析

(一)国内出口商与国外进口商构成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关系

如果国内出口商与国外进口商签订的买卖合同中约定了明确的争议解决条款与法律管辖条款,从其约定;如果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实际大部分国内出口商与国外进口商没有签订条款完备的买卖合同,而以形式发票(proforma invoice 或简称P/I)取而代之,通常在形式发票里也没有上述争议解决与法律管辖条款。

在此情况下,如果在中国大陆解决争议,可能会优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因国内出口商与国外进口商是处于不同国家的主体,如果双方所处的国家均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可能会优先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没有约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上述两部法律均规定了买方有义务及时接收货物,如果国外进口商在目前的情况下无其他合法理由拒绝接受货物,国外进口商将构成违约。

但是,如果疫情持续发展,致使当地政府采取了禁止进口的措施,除非双方在买卖合同中有明确的约定,否则国外进口商可能会以不可抗力或政府限制而予以免责;即使当地政府未发布任何的禁止进口的法令,在当地的消费者对进口来自中国的产品失去信心导致国外进口商无法正常销售时,国外进口商可能基于国际货物销售合同上买方公司责任的有限性而拒绝履约。

事实上,国内出口商因为国内法院判决无法在境外执行、国外诉讼成本高昂也很难使国外进口商承担实际的违约责任。

(二)国内出口商与国外进口商可能分别与承运人构成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CIF价格术语下,国际贸易中的货物通常由从事国际运输的承运人承运,在海运中,承运人通常会签发可转让的提单给国内出口商。

此时,国内出口商作为托运人与承运人成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在提单转让或流转之前,或者即使转让或流转之后提单持有人未向承运人主张货权之前,货物到达目的港后也一直无人提取,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的规定,国内出口商即托运人要对目的港无人提货的后果承担责任。

当提单转让或流转给国外进口商,且国外进口商凭借提单向承运人主张货物权利时,提单所证明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的一方主体由托运人转移至提单持有人,即提单持有人与承运人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如果在此情况下,国外进口商反悔不再去提货,承运人只能向提单持有人即国外进口商索赔箱子使用费、堆存费等。

因此,如果疫情发展导致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货,即使提单可能已经转让或流转给了国外进口商,国内出口商仍然要承担目的港产生的费用;而且在记名提单或提单已经流转给给国外出口商但国外出口商不配合退运或转卖,国内出口商承担的损失会进一步的放大。

三、风险防控小秘籍

因国际贸易不仅牵涉到国内出口商与国外进口商,还牵涉到国际贸易的承运人,海商法更是对提单运输有特殊的法律规定,一旦国外进口商弃货,将对各方造成非常不利的后果。

1、考虑到不同国家、不同产品对于弃货的处理方法和要求不尽相同,因此,出口商一旦获悉国外进口商确认弃货或承运人反馈无人提货,应当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获取目的港当地弃货操作的时限及流程,避免货物因滞港时间过长被目的国海关拍卖

2、对于已经在中国信保投保企业,应在第一时间联系保险公司,由中国信保广东分公司安排海外渠道迅速核实相关情况

3、出口商需快速做好减损预案,附条件放货、降价、转卖等等都是无人提货、弃货情况下有效货物处理方案

4、若在目的港无法实现货物转卖,出口商只能根据货物实际情况选择是否退运,对于货值比较低的业务,考虑退运的成本和收益,出口商可选择不做退运处理,但需要面临货物全损且难以追偿的后果。

在发生无人提货/弃货所导致时,产生的相关运费、滞港费主要的实际承担主体还是托运人,而出口商往往在国际贸易中作为托运人主体,因此,出口商在面临货物拒收的货值贬值损失的同时还不得不承担相关的附属费用。目前,在出口贸易中常用出口信用保险作为出口商有效转嫁无人提货/弃货风险的金融工具,是全面保障出口商的利益的重要利器。那么在出现无人提货、弃货情况下,出口信用保险究竟是怎么保障出口商的权益呢?

1. 无人提货/弃货是否属于出口信用保险的责任范畴?

根据出口信用保险的相关责任约定,在保险责任中出口信用保险保单明确了货物出口或服务贸易项下可以承保买方拒收风险,并明确了拒绝接收货物或拒绝对已完成的服务进行确认主要是指卖方或服务提供方已履行完贸易合同义务且按照贸易合同约定买方具有付款义务,买方违反贸易合同约定,拒绝接收货物或拒绝对已完成的服务进行确认。而拒绝接收货物的具体形式就包括拒绝接收代表货权的单据、拒绝提货以及弃货等等,因此买方无人提货或弃货均属于出口信用保险的责任范畴。

2. 无人提货/弃货下的货物处理费用是否在核定损失范围内?

在发生无人提货/弃货的情况下,一般出口信用保险机构会指导、支持出口商尽快做好货物处理预案,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因而在实际贸易中,信保公司会承担其认可、同意的出口商减损货物处理方案产生的合理费用,并将该部分费用纳入核定损失的范围。因此,建议出口商及时向信保公司提交货物减损处理方案,积极配合信保公司处理货物,最大程度减少损失。

3. 在确认买方原因导致无人提货/弃货条件下,出口商可以获得多少的赔款?

出口信用保险一般都明确约定了可按照核定损失金额与信用限额从低原则确定赔付基数,但赔付基数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超过出口货物或服务的申报发票金额。被保险人最终能够按照赔付基数*保单约定赔偿比例获得保险赔款。

广东省工商联联络部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

2020331

关闭